念人:在韶山的日子(散文)

首页

2018-10-08

    人生的路上,曾品尝过艰难曲折的痛苦,也享受了阳光雨露赐给的一片温馨。 在这一幕幕事情中,在韶山的日子,至今,她依然像初恋情人一样,难以忘怀。   为响应毛主席提出“经风雨见世面,到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”的伟大号召,我们长征战校(原东山中学)二十六位学生,组成全岛第一支长征队,左手带长征战校红卫兵袖章,背着背包、水壶,头戴军帽,豪情满怀跨过琼州海峡,开始北上大串联的历程。

半个多月后,长征队到达了湖南省湘潭县韶山。   韶山,是毛主席故乡,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,也是我们十分向往的地方。

此时正是白雪纷飞,一片白茫茫。

人生第一次看到天上降下的雪花,心里兴奋不已。 于是,好奇冲动,不顾寒冷,我们长征队队员都跑到雪地上玩。 此刻,我与梁爱兰、黄金春,一边哼着《红太阳升起的地方》曲调,一边在冰天雪地里你追我赶抛雪球。

片刻,雪花飘落在身上,我们都像一个个活活的雪人。

料不到严寒刺激,晚上,我的手脚都肿胀起来,愉快的抛雪球游戏所带来的不好后果,这是完全没有意料到的事情。

为了不影响同学们北上大串联,长征队参观了毛主席旧居后,第二天,继续向长沙出发了。 唯我一个人留在韶山外地革命师生接待站接受治疗。   远离故乡,远离父母,对我来说确实是一次严峻的生活考验。

因为,从小没有离开过家乡,从小没有离开过父母,更没有过一个人单独留在一个千里迢迢的异乡。

面对着人山人海的外地革命师生,我心里不免产生起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。 韶山接待站领导看到我年龄较小,而且是从遥远天涯海角来的客人,同时,也看到我恐慌不安的心情,便指派一位名为夏天的接待工作人员,陪伴我,照顾我。 她是从湘潭中学抽调到韶山接待站搞接待工作的。 个子不高,圆圆的面孔,留着两条小辫子,脸上时常含着笑容,她比我大,于是,我称其为夏天姐姐。

  她把我当作毛主席邀请来的客人,对我亲切热情,服务周到,像亲姐姐照顾弟弟一样,不多时,我心中那种惆怅茫然的感觉渐渐消除了。 每天吃饭时,她冒着雪花严寒往食堂排队,领来馒头与白菜汤一起吃;一有空,她用药膏帮我擦肿胀痛处和喂药;她天天端来温水为我烫脚。 晚上,她还常常与我聊天,从个人学习爱好一直谈到个人理想追求,以这来驱逐我的孤单感。 一天,她用奇怪的口气问:“海南人后面都有尾巴?”我笑了笑说:“你看我有吗?”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没有!”我说:“海南岛除少部分是黎族、苗族、回族人外,绝大多数人都是汉族人。 黎族、苗族、回族人都没有尾巴。

我是汉族人,与你韶山人一样,你们没有尾巴,我们也没有。 ”说完,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。 是的,这位年仅初三的夏姐姐,她是听人家说过而从没有见过海南人,而我是她第一次见到的海南人。

  唐代诗人李白一首送别名句:天下伤心处,劳劳送客亭;春风知别苦,不遣柳条青。

在她的精心照料下,我的手脚很快消肿恢复了健康,住宿、吃饭、治疗,韶山接待站都免费服务。 临别之际,我恋恋不舍与夏姐姐告别。 此时,她从自己的胸前摘下一颗金光闪闪的韶山纪念章,轻轻地挂到我的胸前。

此刻,当我看到这颗盼望已久的韶山纪念章时,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……  在韶山日子里,她那一双情真意切眼睛,在我幼稚的心灵中,使我感觉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,与她那宽广的胸怀和为人品德;从她的身上,我看到了毛主席故乡韶山人那种勤劳朴实、热情大方、胸怀大志的人品;从她的身上,我看到了韶山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思想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