牢记父亲的话管哥一辈子

首页

2018-10-09

  “你哥性子弱,你将来能出息人,将来无论你走到哪儿,都要带上你大哥!”当年,18岁的刘昌站在父亲的病床前,眼含热泪听着父亲临终前对他的嘱托。

  他一路闯荡,一直把大哥带在身边。

  如今,他已66岁,大哥也已70岁。 大哥虽一生未婚,但到晚年被他安顿得很好。 “我可以告慰父母在天之灵了!”刘昌说。

。

  家贫父母多病哥哥供他读书  刘昌的家,住在东风新村唯美主邑。

他现在每天都到居委会,帮忙管理活动室。   “刘昌是个热心肠,义务管理活动室五六年了,他家里装修剩下的四五斤钉子,都用来修活动室的桌椅了。 ”唯美主邑居委会书记孙国艳说。   老人到一块儿,有时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争吵,刘昌总是三言两语,就能平息争吵。 “现在到活动室来玩的老人,相处得非常融洽,很少有吵架的事情发生。 ”大家对刘昌都十分赞赏。   而在刘昌身上,还有一个感人的故事,一直被小区居民传诵。   刘昌小时候命运多舛,他出生在林甸县一个小村子,有一个哥哥。

从他记事起,母亲就患有心脏病,那时因家贫,不能很好地治疗,在他15岁那年,母亲撒手人寰。   3年后,父亲因患肺结核,住进了县医院。   那时,刘昌刚刚高中毕业,他在父亲病床前日夜守护。

已经失去了母亲,他不想再失去父亲。 但是天不遂人愿,半个月后,父亲还是追随母亲而去。   18岁的他,忍着悲痛,回到村里,找乡亲们帮忙,安葬了父亲。

哥哥虽然比他大,但因性格怯弱,不能出来主事,家里的事都是他张罗。

  安葬完父亲,刘昌坐在家里的老宅前,看着哥哥从生产队干完活回来,他想哥哥没有能力走出农村,自己不能一辈子窝在这儿,一定要走出去。

  哥哥虽然性子软,却能默默地干活。

父母在时,家里没钱供哥俩都读书,哥哥说:“我不念了,你念吧,咱俩都不识字不行啊!”  他读中学那几年,都是哥哥在生产队种地挣工分,一边给父母买药治病,一边供他读书。   那时,家里还养了一些鸡,鸡下了蛋,家里人都不舍得吃,攒上一些,哥哥就挎着筐去卖。

屋前房后还会种些小白菜、黄瓜、柿子,等成熟了,哥哥也会挑着去卖。

卖的钱攒着补贴家用,供他读书。

  刘昌每个星期从县里回家,临走时,哥哥都会从一个旧盒子里,拿出两块钱,塞进他的衣兜。   这两块钱,刘昌要算计着花,才能坚持到周末。

每顿都不能吃饱,否则到最后两天就没饭吃了。

  衣服也只有一件,脏了晚上洗了,第二天早上再穿上。

那时学校宿舍睡的是炕,家里做不起褥子,只有一床被子,炕席扎得难受,他就把被子卷成卷,钻进去,一夜不敢乱动。   生活虽然艰难,但是刘昌心里,一直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。

  从农村走出去靠拼搏出息人  1972年,刘昌收拾了简单的衣物,坐上了去往林源的客车。   到了亲戚家,他获得一个消息,林源铁路学校正招公办代课老师。 他觉得这是一个走出村子的机会,便报了名。   几百人参加考试,他考了第二名,最后只收取了前5名。

刘昌顺利地进入学校,当起了老师。

  小伙子干工作热情高,加上他工作能力非常强,一直任班主任。 他带的班级,由最初在同届十个班级中排在后几名,到最后排名第一。   开始,他带的班是同届班级学生最少的,后来成为学生最多的。   因为工作成绩突出,他连续四年被评为铁道部劳模。   这期间,刘昌成了家。 1978年,有了公办代课老师转正的机会,同样要经过考试,而且还有一个条件,必须是连续三年被评为铁道部劳模。 优秀的刘昌符合这个条件,他告诉自己,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   那几个月,他白天教课,晚上学习到深夜。

日夜奋战没有白费,他顺利地通过了考试。   转为正式老师后,刘昌入了党。

后来,他被调到学校小学部任校长,1990年,他调到油田部门工作。

  当年,村里和他一起玩的光腚娃娃,就他一个人走了出去,成了国家干部,出息了人,他也成了村里人的骄傲。   把哥带在身边用心照顾一生  刘昌刚来大庆时,哥哥在家里种地。 后来因与人发生口角,生气后睡觉,第二天精神就出了问题。 刘昌非常着急,赶紧把哥哥送到精神卫生医院,住了两年院。 后来,病情渐渐好转。

  之后,刘昌把哥哥带到大庆,给他找了一份工作,照顾着他。   那时,刘昌每个月的工资仅42元钱。 婚后,刘昌育有一儿一女,供两个孩子上学,经济捉襟见肘。

寒暑假,他就出门做点小生意。

  哥哥每天中午回家,给侄子侄女做饭,侄子侄女和大伯非常亲,把他当成亲生父亲一般对待。 哥哥一生未娶,他也把侄子侄女,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   时光荏苒,不知不觉到了晚年,林甸县敬老院免费照顾一些符合条件的老人,刘昌的大哥符合条件,便自己要求去养老院住。

  侄子侄女常去看大伯,每逢换季都给他买衣服。

逢年过节,侄子侄女还会把大伯接回家。 孩子们还经常带着两位老人去全国各地旅游。

老哥俩在一起,总是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他的大哥很满足,常说:“我没白供弟弟上学,弟弟出息了,父亲一定很高兴!”  每年清明节,刘昌都回老家给父母扫墓,每到这天,他都会抚摸着父母的墓碑说:“爸,妈,你们不用担心了,大哥我照顾得很好!”。